首页 | 新闻 | 注册绑定手机 | 家居 | 汽车 | 团购 | 购物 | 二手 | 分类 | 黄页 | 教育 | 论坛 | 招聘 | 健康 | 旅游

持精神病三级残疾证男子当选村主任 政府这样回应

 

  原标题:持精神病三级残疾证男子当选村主任,政府这样回应

  陕西榆林市绥德县中角镇,延鹏飞持精神病三级残疾证当选延家村主任。消息在网络发布后,不少网友对此产生质疑。

  8月6日,绥德县纪委回应称,经医院再次鉴定,未发现延鹏飞患有精神病性症状。经查,延鹏飞的残疾证是绥德精神康复医院的副院长办理的,“2015年3月证才办下来,2016年开始享受(残疾补贴),目前一共享受1800块钱(残疾补贴)”。而副院长已于2015年辞职。

  纪委还称,因“村民发现他有精神病还能当村长”,延鹏飞在选举前十天申请注销精神病三级残疾证,结果系统升级无法注销。

  中角镇党委书记刘力萍表示,在推荐初步候选人之前,她并不知道延鹏飞有精神三级残疾,“但是王书记(中角镇党委副书记王非)找他谈的时候,他说是有这么个证,他的表现就是晚上睡不好觉,白天精神恍惚。(我们)让他去诊断看他有没有精神病,结果那个证明写着无异于常人,所以让他参与了村里面的选举”。

  刘力萍称,如果延鹏飞涉嫌套取残疾补助,“那肯定不适合(做村主任)”。

  延鹏飞父亲认为,这件事与儿子竞选村主任有关。他称,全村有七百多选民,除了一些没回来的,实际参与选举的600出头,“我孩子319票当选,候选人就两个,我们选上了,人家就利用残疾上告”。

  陈迪说

  我觉得这则新闻最让人感到讽刺的点,其实不是骗补贴这个具体的行为,而是:对于基层、对于乡村里那些“有能耐”的地头蛇来说,不仅属于强者的资源、也就是村主任的权力,他们要拿到手;甚至就连属于弱者的福利、也就是残疾人的补贴,他们也不会放过。

  苍蝇肉,也是肉;人最大的贪婪,莫过于连最弱者盘中那一星半点的口粮都要扫到自己嘴里。这个故事或许就是一个基层权力生态的缩影——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。低位者的生存资料被高位者抢占,而实现这一切的,恰恰就是高位者的权力指挥棒。

  我们还要知道这种现象可是不会局限于乡村的,只要相似的根源在,它就会辐射到社会的任何角落。就例如,在学校拿奖助的可能是最有能耐的学生官;在城里拿低保待遇的,可能是“十指不沾泥”的人;住进新修建起来的廉租房的,背后也可能有各种说不清的门路。而对于这一切我们很多人也许都早已见怪不怪了,而这多奇怪啊。

特别推荐
相关文章

延伸阅读

  • 社会
  • 娱乐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手机号认证
  • 桂林

48小时点击排行榜

博聚网